首页 > 媒体中心 > 文艺在线

夜鸟

2008-08-27


当海是铅灰色的,所有的花瓣
都已凋落,而至洁至纯的蓓蕾尚未隆起
告诉我,那不知疲倦的蚀刻者
——为什么在原野上把寒风吹得
呜呜作响?为什么生命的源泉
和意志的矿脉,沉睡在废墟与新城间
迟迟仍未醒转?
雪在枝桠上积了厚厚的一层
四周回荡着断裂的声音
告诉我,去秋中偶然相逢的人儿
——那声音从未来自外部
那花朵美丽而又冰凉,纷纷扬扬
是否象所有坚贞无望的爱情?
夜鸟带着整个季节的抑郁
扑面而来。你们——
我的诗人,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呵
告诉我,怎样去拥抱生活海洋里的
那个怪兽?让它乌贼式的触须
紧紧缠住,然后——
以怎样的利剑去斩断它?
当漫游已久的人
宿在异乡无边的夜色里
甘愿被烛火灼伤
告诉我,那缱绻而热烈的舞者
是否就是终结的古典?
告诉我,努力拒绝着黑暗的精灵呵
——你会一直在那儿吗?
还有你们,我的朋友
在深邃又寂寥的星空下
我们曾探讨过,一些物质以外的
问题。象这些不期而至的夜鸟
却使我们比果肉更接近
果实的内核,更接近高贵与忧伤
告诉我,在如此的岑寂中——
它又栖在谁家的屋檐?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