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媒体中心 > 文艺在线

夏 夜

2009-05-20

草原?????

是的,仿佛一束马鬃,我说不出

它的忧伤。其实我也说不出

一把马头琴的忧伤,来自何处

更说不出某个雨后,松茸般的蒙古包,

为什么,突然离开转场的羊群

我曾奢望过,姑娘的头帕

还有赶羊的鞭子,被风轻轻扬起

吹向那个叫科尔沁的地方

但科尔沁不再歌唱

也不会再有皮鞭,轻轻敲打在我的身上

不再歌唱的还有自诩的诗人

不再默想头顶的星空,内心的法则

黄河从这里弯曲而过,象巨大的马鞍

在河床上拾起一枚石头

简单,斑斓,有种舍利的神秘,这让我

想起遥远的青海源头,想起

高僧的一生由清而浊,由浊而清

需要智慧,象马鞍一样高高耸立

故 乡 

柏树,古泉,油菜花

那是归家的路,在金银湖

天气晴好的时候,水鸟把翅膀展开

小心翼翼地飞过教堂的尖顶,在那里

父亲孩提时曾祷告过,领过圣饼

我总算明白了姓氏的力量

明白了眼泪永远是逗号,而不是句号

明白了只有当界桩成为踏脚的石头

才能通向父亲的旧居,在那里

四壁的颜色有一百年那样长久,和暗淡

故乡其实不算遥远,却让人

唏嘘不已。或许,这正是人们始终无法

俘获的命运。屋后的槐树下

你喃喃说道:藏身处可以无数

解救的道路只有一条

断 桥 

为什么断桥可以不断

而残雪依然消融?为什么雨滴

尚未落下,有人匆匆撑起了伞?

凉亭里,许多游客围座着谈论历史

谈论着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

而你,裙裾飘飘,却甘愿

——跌落幸福与苦难的凡尘?!

我背对那座著名的塔,这个地方

夕阳中的光线时隐时现,难以捉摸

一如豆花般的龙井在瓷杯中浮沉

你嗓音沙哑,忧郁地看着湖水

说道:“命运尽管还在别处戏耍

——我们却无法躲避。”

我感到些微的凉意,只有看着你的发梢

在夕阳的沉默中,它们灿烂成金黄

一如年少时无限向往的爱情

唉!潮水已经泛滥,我们却没有袈裟

夏 夜?????

那时,雨水还不曾降临,空气中

能嗅到你浴后的发香,你断定

纷繁的世界,不过是一只陶土的杯子

只为盛下一些小小的叶片,让人们

在热切的希望中,翻滚,沉沦

而暮色总是苍茫,忧伤总是很近

人们设法相信,神明离头顶只有三尺

还记得那个夏夜,你谈起慈悲的时候

形容庄严,象大师那样说:

现象也是本质,偶然也是必然

还记得,流星划过天空,木鱼静静叫喊

“看,流星!”我说,“快许个愿吧!”

你说:“双手合什吧,象佛那样

垂下眼帘,你将会看得更远!”